【 .】,精彩免费!

嬷嬷见墨凌薇如此,只得又舔着笑脸说了一遍:“少夫人,老奴帮您换嫁衣吧。”

见墨凌薇依然不吭声,嬷嬷无计可施,眼神祈求般的看向封少瑾。

封少瑾上前两步,长臂撑在桌面上,另一只手搭在墨凌薇的肩膀上,好脾气的问:“怎么了?”

墨凌薇:“封少瑾,我并未答应要嫁给。”

喜婆:“……”

喜婆很有眼色的退到了门边,免得知晓太多保不住小命。

封少瑾食指一下一下的敲着桌面,听到墨凌薇的话,呼吸陡然变得粗重起来,他磨了磨牙,平静的脸色一点点的沉下去,眸光从阴冷到阴翳,神情从冰冷到阴鸷。

喜婆大惊,战战兢兢的打破沉静:“少,少帅,大喜的日子,有话好好说,姑娘家娇羞,心口不一也是有的。”

封少瑾一把抓起嬷嬷捧着的大红色嫁衣,弯了身子,薄唇凑近墨凌薇的耳蜗:“是要她们帮换,还是我亲自替换?”

这亲,成也得成,不成也得成。

并没有她半点拒绝的余地。

清纯美女吊带睡衣私房写真清新优雅

墨凌薇咬着牙:“滚出去!”

封少瑾将红艳艳做工精美的嫁衣重新递给两位嬷嬷:“好生伺候着。”

说完,抬脚跨出门槛,随手掩上门。

喜婆麻利的上前,要帮着墨凌薇换衣衫:“墨大小姐,都这个时候了,何必跟少帅倔呢,到时候吃亏的是您啊,快把这嫁衣换上吧,看这针脚这做工,怕是南方最好的绣娘亲手做出来的呢。”

墨凌薇浑身汗津津的,“我想洗个澡。”

“热水早就准备好了,我扶您去耳房。”嬷嬷赶紧道:“时间来不及了,少夫人快些。”

墨凌薇烦躁的关了耳房的门。

两位嬷嬷看我,我看,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都这个时候了,怎么还答应让她洗澡,待会误了吉时,少帅怪责起来,可如何是好?”

“没看少帅刚才迁就墨大小姐的样子吗?我敢不答应吗?拜了堂,里头这位,可就是名正言顺的封少夫人了,得罪的起吗?”

“贺家那位大小姐呢?”

“都这个时候了,竟然还敢提那位,八成是不成了呀。”

……

墨凌薇不想让喜婆为难,洗完后,穿了衣衫,喊喜婆进来替她将繁复的嫁衣穿好。

两位嬷嬷嘴里不停的说着恭维的吉祥的话,替墨凌薇梳了头,上了胭脂,盖上盖头,扶着墨凌薇出了卧房。

墨瑾澜守在门口,见墨凌薇出来,默不作声的将红绸的一端塞到墨凌薇的手里,扶着她去了厅堂。

墨凌薇看不到人,只知道周围笑声很大,闹哄哄的,她魂不守舍的往前走,一脚踩到门槛上,差点被绊倒。

一只有力的大手接住了她,顺势揽住了她的腰,挤开她身边的嬷嬷,带着她往前走。

一拜天地日月到白头。

二拜生死兄弟相聚首。

夫妻对拜。

墨凌薇站在那里,如一根木头一般杵在原地,在夫妻对拜的喊声中,被封少瑾按住后颈,额头抵到了他的额头。

墨凌薇的脸被红红的盖头遮挡住,众人看不到新娘子的表情,却看到了一向不拘言笑的封少帅弧线优美的唇,在见到新娘子的那一刻,便没有合拢过……

RELATED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