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龙头,人都在外面候着了。”梁子将门半推开,并没有急着进来,而是低着头等待着李文正的指示。

   “让他们都进来吧。”李文正坐回椅子里,将目光落在了我的身上。

   几个穿着白衬衫的人走了进来,他们浑身上下每一个毛孔都散发着拘谨。

   平时他们根本连李龙头的人影都见不到,今天居然被叫来了他的房间。

   我上下打量了这群人,袖口上已经很明显开始泛黄了,看起来这白衬衫应该是他们的工作服,因为长期放在桌面上才蹭上的污垢。

   李文正并没有看他们,在他看来这些不过都是一些很底层的人,就连去询问情况,也不会由自己亲自去。

   这些事情交给梁子,他很放心。

   “你们就是跟着楚思离一起在做调查的人?”

   听到我的声音,几个人本来进来之后就盯着李文正看,这才注意到了一旁的我。

   有人觉得我十分眼熟,但还是没有把我认出来。

   不过这些人也不傻,看我大摇大摆坐在那里,也知道我的地位是不低的。

   有个胆子稍微大一些的,连忙回答道:“是的。”

   清纯美女校花夏天军训生活照

   “那楚思离今天有跟你们说他要去做什么吗?”

   “这……”几人面面相觑,显然对这个情况并不是很了解。

   “我今天本来想去找他的,但是他说今天很忙,任何人都不要去打扰他。所以我想,应该一直在房间里吧。”

   我沉吟片刻,心想,如果楚思离今天是为了研究那段音乐,那确实不应该有人打扰。

   “他平时都让你们干些什么?”

   “这些之前梁队已经问过我们了……”

   有人小声地说着,毕竟梁子现在就在场,也没有必要特地将他们叫过来。

   “我想听你们亲口说。”这句话我说得十分严肃,语气中刻意带上了压迫感。

   很明显,这里面有人觉得我年纪小,所以并没有特别重视我。

   这些人很明显被我的气势给吓到了,连忙颤巍巍地把调查的都说了一遍。

   我一直只是听着,时不时地提几个问题。

   “算了,你们先下去吧。”我摆了摆手,示意梁子赶紧把人带出去。

   走之前,我让他们把自己已经查到手的资料都留了下来。

   几个人奇怪地看着我和李文正,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李文正在一旁,一点发言权都没有。

   我揉了揉眉心,只觉得自己头疼得很。

   “你看吧,我就跟你说了,没有什么有效的信息。”李文正幸灾乐祸地看着我。

   “不是,还是有一些有用的。”我白了李文正一眼,这些话自然是要亲自听才能发现其中的端倪的。

   李文正饶有兴致地看着我,他还不信我能真的说出花来。

   “楚思离没有让他们知道自己究竟在调查什么,所以把一件事分成了好几个碎片,让他们每个人都只专门化负责一个版块。”

   我随手翻着这些资料,上面的东西还是写得非常详细的。

   “乍一看这几件事情毫无联系,但是你从地图上来看。”

   “地图?”李文正有些茫然地看着我,招手让梁子去拿了一份过来。

   还多亏了皎皎刚才提醒我,所以我才注意到了。

   楚思离让他们调查的都是近段时间以来,岳阳发生的失踪案件。

   这个案件之间没有任何关联,出现的地点,人物,都完不一样。

   但是如果将这些案件发生的地点放在整个岳阳来看,就能够发现其中的端倪。

   我将资料摊开摆在地上,反正李文正的房间足够大。

   李文正还是没有搞懂我究竟想要做什么,只是看着我趴在地图上,一会儿看着资料,一会儿又在地图上勾画着。

   很快地图上就被我标画出了密密麻麻的小点。

   讲这些点连起来的时候,李文正终于意识到了事情不太对劲。

   “这是……”

   “没错,这很明显是一个阵法。”

   我指着地图上仍然空矿着的一个地方:“现在看来,这个阵法应该还没有完成,不过也快了。”

   李文正皱着眉头,仔细端详着面前这张地图。

   “只需要再出现两个失踪案例,他们就可以完成这个阵法了。”

   “是的,不过这究竟是为了什么?值得这人以整个岳阳作为祭坛。”虽然说看出了这些资料告诉我们的信息,但是也仅此而已了。

   “这些失踪的人呢?又去了哪里?”

   我没有回答李文正的问题,只是脑子里突然意识到了什么。

   看着我脸上惊恐的表情,李文正连忙问道:“怎么了?想到什么了?”

   “只剩下一起了……”

   “什么意思……”

   “风水门的事情,应该就是第一起。”我将风水门的位置填在了地图上,现在这个阵法,只缺了右下角。

   “这个地方不是……”

   李文正愣住了,因为最后对应的地方,正好是我家。

   “看来这就是冲着我来的啊。”我冷笑一声,不够这也没什么值得惊讶的,毕竟是秘术之源,找上我很正常。

   就是不知道,他的目的究竟是什么。

   “那他什么时候会动手?”现在知道了地点,也算是一大进步了。

   “不知道,暂时没有看出来这个日期有什么规律。”

   “你认出来这个阵法是什么了吗?”我在心里问着皎皎。

   “不知道,这应该是你们人类的东西。”皎皎也表示自己从来没有见过。

   我无奈地摇了摇头,这个阵法估计也不是什么好的东西,绝对不能让他得逞。

   “说起来……前两天秦老还说要找你来着。”

   李文正突然想起这件事,连忙跟我说到。

   “秦老?他找我有什么事吗?”我心里还是挺开心的,毕竟秦老可以说是除了皎皎,对秘术最了解的人了。

   说不定他看了这个阵法,会有什么见解。

   “那你帮我联系一下秦老吧,就说我明天过去找他。”

   “嗯好。”李文正点了点头。

   过了一会儿,见我还是没有挪位置的意思,李文正不由得催促道:“在想什么呢?你还不走?”

RELATED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