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了留下他的命!”

云迟索性整个人扑上去,紧紧地抱住他,不让他动手。

镇陵王周身酷寒,杀意已经收不住。

“你知不知道,养怪成杀最后一步是什么?”他的声音如冰刀。

云迟不知。

“倾一城人命,怨煞而杀。”冷冷的声音在这精铁地牢里响起,带着一种让人战栗的无情。

云迟顿时心头一跳,“你的意思是,这个地牢之所以设在这里,最后要的是整个益城百姓的命?”

镇陵王只是嗯了一声。

云迟觉得自己的认知又被刷了一遍。

“如此,你还要留他一命吗?”镇陵王着,搂着她往后一退。

就在这时,那块精铁被猛地掀开了去,砸落在另一具少女的尸体上,一下子就将她压扁了。

猿人再次站了起来。

樱花下白衬衫女孩清新写真

他头上身上都冒出了血,但是看他的力气却又更大了一些,甚至,完察觉不到痛楚一样,甚至,行动无碍。

这么厚这么重的一大块精铁,竟然

还没能将猿人砸晕!

云迟又对上了猿人的眼睛。

那双赤色的眼睛里现在盛满了痛楚的挣扎。

“走啊!”猿人再次捶着自己的头,他的力气云迟是知道的,现在看起来他也尽了力,那长着浓密黑发的头被捶得砰砰响,按理来,他至少也该受伤晕过去了。

可是没有,而且他的精神还越来越好。

云迟眸光渐浓,听着隔壁传来的沉闷鼓点,咬了咬牙,“晋苍陵,我若是非要救他呢?”

“此时救不得!”镇陵王搂着她的腰,一提气,带着她往上冲去。

但是,还是差一点。

太高了。

两人又不得不落了下来。

这下子,镇陵王的脸也黑沉一片。

“走!”

那猿人却突然将双手往上举,盯着云迟,面部被茂密的毛遮挡住,根本看不清他的表情,但是云迟却看到他的眼睛里赤色的线退了一点,又很快重新爬满,又退了一点

如此反复。

他在抵抗着被控制的灵智!

可是,这种抵抗应该万分痛苦,万分艰难。

云迟咬牙,道:“我会救你!”完,她便拍了拍镇陵王,他们都明白了猿人的意思。

虽然镇陵王震惊,却绝对不会错过这个机会,立即揽着云迟飞身而起,一脚踩在猿人高托的手上,再次借力,两人冲天而起。

等到脚再次踏上地面,地下却突然又是一阵震荡。

云迟脸色一变,飞身反要再次扑下,立即就被镇陵王一手抓了回来。

“我答应了救他!”云迟扭头看他,明明看不出她有怒气,甚至,那表情还是有些娇媚的,但是镇陵王却知道这个女人的表情越是无害,心里越是发狠。

“你是白痴吗?”镇陵王伸手毫不留情地敲了一下她的头,然后拎着她飞跃而上,落在屋顶上。

他捏住她的腮帮,扭着她的脸,让她看下面的情形。

云迟一看,脸色也是微变。

只见原本普通的院子里,那地面虽然破了一洞,但是整个院子地面却有血液绘出了一幅巨大的图腾,那个图腾看起来像密密麻麻的眼睛聚集在一起,看之令人战栗。

而院子里的那棵树,只这么一会功夫已经完干枯了。

但是枯树没倒,却像是一支扎在眼睛中的箭,从树根开始往发散发着黑色。

树上有黑压压一片,看起来像是乌鸦?

怎么会突然有这么多的乌鸦聚集?

再联想到刚才镇陵王的倾一城人命,云迟也忍不住心头一跳。

她想起来以前在某一古墓得到的那本书,书里记载的东西

“万魔悲?”

她只是喃喃这三个字,镇陵王却听到了。

他身形微僵,将她的头抬起来,幽黑无边的眸子里带着深深的疑惑,“你竟然知道万魔悲?”

这个时候没有办法详细查问。

但是他对她的身份和来历再次产生了怀疑。

在这世上,知道万魔悲的人极少。

“这真的是?”云迟却反而震惊地看着他。

她刚才只是猜测,并不敢肯定!

但若这个阵法真的是万魔悲

云迟陡然知道自己来到了一个什么世界了,但这是她半点都不想沾染的东西!

不管如何,真是万魔悲的话,这个时候她也的确没有办法救猿人,暂时不能救!

思及此,她便松懈了下来,整个人跟没了骨头似的往镇陵王怀里靠云,声音娇柔,软得要滴出水来。

“亲爱的王爷,人家还没有问你,你怎么来了?是不是没有人家在身边,吃不好睡不好相思苦啊?嗯?”

一边着,一边用一根纤细的食指在他胸膛画着圈圈。

尾音仿佛带着勾子似的,把某王爷的心狠狠地一勾。

既是万魔悲,对方不会轻易放弃,猿人也肯定暂时不会有事,但是这地方她绝对要毁了的。

总得回去准备准备。

云迟一边挑逗着镇陵王一边思索着,心里也有些无奈。

她也不知道是不是中邪了,为什么非要救那猿人?

“无耻。”

镇陵王冷声骂了一句,抓住她不安分的手,带着她飞掠离开。

至于那些躲在暗处的人,拦不住他,也不能拦。

被他带着自夜色中掠过,花焰鸟也跟了上来。云迟瞥了一眼他的手,眸子里仿若有流光划过。

他们没有从仙蓬客栈前门进。

这会儿客栈也已经关门了。

镇陵王带着她直接回到了院。

刚一落地站定,他便松开了她,冷漠地举步要回房。

云迟正准备跟上,骨离挟着一阵风刮过来,拔剑就朝她的胸刺来。

“我杀了你这无耻的臭女人!”

杀意让人无法忽略,剑气锐利。

骨离是真想杀她。

云迟眼尾一挑,虽是生怒,却生生让她挑出一缕风情,勾魂夺魄。

骨离对上她的眸光,倏地就觉得眼前一片绵白,人都不见了似的,她的攻击也失去了目标。

“啪!”

一记巴掌狠狠地扇到她脸上,骨离的脸瞬间就肿了起来。

骨影顿住,看着骨离,眼里闪过一丝担忧。

这女人怎么就劝不听?

镇陵王一掌就挥了出去,把刚清醒过来的骨离直接拍出了房门,摔落在院子里,喷出了一血。

“王爷息怒!”骨影重重地跪了下去,心头大震。

这是王爷第一次对骨离起了杀意!

云迟敛了眸里魅芒,看着镇陵王,神色也有些复杂。若是依她的性子,骨离刚才对她痛下杀手,绝对该死了。***

RELATED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