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晃眼又是半个月过去了。

云天商会的生意,一天比一天好,渐渐已经开始撼动了九霄丹阁的地位,隐隐已经可以与之分庭抗礼了。

而柳云烟,也终于快要完成她的任务,可以和家族提出抗争,真正主宰自己的命运了。

一切走上正轨,凌峰的神识之力,已经初步恢复到了王级的层次。

他甚至可以开始尝试沟通自己被封印住的神识,里应外合,冲击“尸魂封尽”的那层封印。

只可惜,收效甚微。

而疯狂炼丹带给他的提升,也越来越不明显了,他知道,耶罗城毕竟太小了,药材的品阶也好,丹药的品阶也好,都远远无法赶上他的需求了。

天下无不散之宴席,也该是和柳云烟他们告辞的时候了。

只是,凌峰正准备和柳云烟阐明去意,这一日,柳家却登门一位不速之客。

此人,却是九霄丹阁的一名供奉。

一时间,柳家上下,再度如临大敌。

清纯的邻家女孩徐苗

前一阵,九霄丹阁因为失火之时,自顾不暇,现在九霄丹阁终于得了空,恐怕是清算的时候了。

他们可没有忘记,之前九霄丹阁对凌峰的威胁呢。

“这是大长老要交给凌峰少侠的。”

那名供奉显然是被交代过,态度虽然冷淡,却没有闹出什么矛盾来,只是将一张帖子放下,便转身离开。

听到这帖子是大长老交给凌峰的,柳云烟等人没有擅自打开,而是让人进入炼丹室,将凌峰请了出来。

“凌公子,小心一些。”

柳云烟道,担心大长老在帖子上做手脚,比如说放毒药等等。

凌峰摇头笑笑,在自己面前玩毒,那可真是有些自不量力了。

更何况,那阎仲早就被自己吓破了胆,谅他也不敢和自己玩阴招。

随手接过帖子,打开一看,里面的内容,倒是让凌峰生出了一丝兴趣。

“凌公子,上面说了什么啊?”

小翠忍不住开口问道。

“也没什么,九霄丹阁邀请云天商会,参加什么纯阳宫举办的丹王盛会,只要是炼丹师,而且年龄在三十五岁以下,就能参加。而九霄丹阁的意思是,借助这次丹王盛会,与云天商会进行一次赌斗!”

凌峰淡淡说道。

“纯阳宫的丹王盛会?”

柳云烟一听,顿时露出一丝震惊之色,“想不到,纯阳宫的使者,居然会莅临小小的耶罗城么?”

“纯阳宫,来头很大么?”

凌峰看了柳云烟一眼,她的关注点不在赌斗上,而是首先注意到了纯阳宫,显然,这纯阳宫在弥罗洲的地位,还相当不低。

“纯阳宫可是弥罗洲最大的丹道宗门,门下有着无数高阶炼丹师,乃是炼丹师心目中的圣地啊!”

这段时间,一直跟在凌峰身边学习的柳俊,眸中露出一丝崇敬之色。

“哦?”

凌峰眯起眼睛,若是这纯阳宫当真如柳俊所言,代表着弥罗洲最高的炼丹师水准,或许,这便是自己下一站的目标了。

毕竟,想要破解体内的封印,需要有着丹圣水准的丹道大宗师以及好几种十分罕见的灵药。

如果连纯阳宫都没有合适的炼丹师,那么其他地方就更不可能有了。

“这场丹王盛会,看来是必须参加了。”

凌峰剑眉一扬,心中暗暗打定主意。

“对了,赌约是什么啊?”小翠噘了噘嘴,轻哼道:“我看那九霄丹阁就没安什么好心!”

“自己拿去看吧。”

凌峰将帖子丢给了小翠。

下一刻,小翠顿时惊呼出声,“哼,果然,九霄丹阁还是不死心呢!”

原来,九霄丹阁的赌约便是,以双方炼丹师在丹王盛会最终的排名为最终的决胜条件。

若是九霄丹阁的炼丹师在丹王盛会夺冠,那么云天商会就必须无条件退出耶罗城。

而若是云天商会在丹王盛会夺冠,那么九霄丹阁则承认云天商会的地位,并且不以任何手段打压云天商会,同时将九霄拍卖场的一半产权,转让给云天商会。

九霄拍卖场,那可是一只生金蛋的母鸡,带给了九霄丹阁无比巨大的利润。

可以说,这场赌约,也算得上是公平公正了。

那九霄丹阁的大长老,终究是不敢玩阴的,所以选择了光明正大的赌斗么。

而九霄丹阁在明知道云天商会有凌峰这么个强力外援的情况下,还敢发起赌斗,显然也有着一定的把握。

“凌公子,你怎么看?”

柳云烟咬了咬银牙,扭头看向了凌峰。

云天商会的依仗便是凌峰,若是凌峰同意,她自然也就同意。

这无疑是一场豪赌。

赢了,云天商会便正式在耶罗城做大,占据半壁江山。

但若是输了,一无所有,连带着将现在的大好局面也部拱手相让,而自己只能返回家族,接受家族的安排。

但她却还是把这场豪赌的决定权,直接交给了凌峰。

“柳小姐,你的意思呢?”

凌峰看了柳云烟一眼,商会是柳云烟的商会,他不好贸然决定。

不过,无论如何,他都会参加丹王盛会,借此为踏板,正式进入纯阳宫的视野。

“我相信你。”

柳云烟毫不犹豫的说道,美眸之中,充满着信任之色。

“既然如此,便等着拿下耶罗城的半壁江山吧。”

凌峰微微一笑,道,语气中充满绝对的自信。

别的不敢说,比炼丹,他还没怕过谁!

丹王盛会在即,凌峰暂时打消了离开的念头,一切,等赢下这场丹王盛会再说。

时间流逝。

一晃眼,又是十天过去了。

丹王盛会,如期召开!

作为耶罗城内的地头蛇势力,九霄丹阁在月陵城城中心的广场,搭建了一个巨大的展台,恭迎来自纯阳宫的上使。

而来自周边一些城池的炼丹师,也都早早就涌入了耶罗城,不想错过这次丹王盛会。

毕竟,能够被纯阳宫的使者看中,便能够有机会进入所有炼丹师心目中的圣地,这对炼丹师而言,无疑是莫大的殊荣。

主持本次丹王盛会的,则是纯阳宫的一名高阶炼丹师,名为陶宏,看起来七八十岁的样子,鹤发童颜,颇有几分仙风道骨的味道,眼神端正,显然是刚正不阿之人。

在那陶宏的身后,则跟着几名颇为年轻的炼丹师,脸上或多或少都带着一丝倨傲之色,显然对这丹王盛会,并没有多少期待。

毕竟,再怎么优秀的炼丹师,年轻一代的炼丹师,也根本不可能和他们纯阳宫的弟子,相提并论。

“阎兄,听说最近耶罗城内,出现了一批凝聚丹纹的低阶丹药,老朽也是听闻了这个消息,才最终决定选择在耶罗城内,举办丹王盛会,希望这次能够涌现出更多优秀的年轻炼丹师。”

陶宏一捋长须,淡淡笑道。

阎仲脸上的表情,略微有些不自然,只是淡淡笑道:“要说年轻炼丹是,我九霄丹阁之中,可有不少良才,希望能入得大师法眼!”

陶宏淡淡一笑,不再多言,闭目养神起来,静待丹王盛会的正式召开。

混沌天帝诀

混沌天帝诀

RELATED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