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头备好了马车,去请了胡月卿,陪着胡夫人一同上了马车,出了胡府。

胡月卿依然在生胡夫人的气,冷艳的小脸犹如寒霜一般,不情不愿的上了马车,坐在胡夫人的对面,看都没有多看胡夫人一眼。

丫头坐在马车的角落里,不敢吱声。

胡夫人低低的压抑的咳嗽声断断续续的,一直到马车远远离开了胡府,那咳嗽才如泄闸一样收不住,一声更比一声高亢起来。

胡月卿皱着眉,忍不住瞟了母亲一眼。

去见母亲掌心的雪白帕子上血红一片,胡月卿愣住了,“娘,怎么……怎么咳血了?”

胡夫人没说什么,丫头却忍不住了:“夫人已经咳血好几天了……”

“我娘的身体,不是一直都很好的吗?”

“夫人的身体根本就不好,一直都是强撑着,如若不是强撑着身体打理府里的一切大小事务,这内务的权利就全部落到了姨娘们的头上了。

到时候,小姐还不是任由姨娘随意发配?”丫头哭了起来:“给夫人调理身体的药,还是老爷让府里的大夫调配的。

那药一开始服用的时候,效果还挺好,再后来,夫人的身体就跟快要被掏空了一样,山河日下,一天不如一天了……

若不是上次小姐装晕,叫了余大夫过来,余大夫一眼便看出了我们夫人身上的毛病,说不定那药还在继续吃呢……”

皓齿明眸的大方妹纸清纯写真

胡月卿震惊的无以复加,讷讷的开口:“什么意思?”

“我养大的小兔崽子已经认了他上不得台面的姨娘为亲生母亲,父亲……大概是在给他唯一的宝贝儿子铺路了。

至于们两个,姐姐已经进了圣女宫,没了我,就任由胡家打发了……”胡夫人大口喘着气,被丫头顺了顺心口,那口气才缓过来。

胡月卿整个人都是懵的,好半响才终于反应过来,自己如今的处境竟然已经差到了这般地步。

如果母亲也没了,她一定会落得比姐姐还要惨的地步。

胡夫人见她吓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缓了语气:“别怕,我已经牺牲了一个女儿,不能两个女儿都给胡家的小杂种铺路。

有我在一天,他们就不敢随意动。

我想过了,既然看不上烈家的小儿子,想要嫁入楚家,也是可以的,只是楚家那位小少爷跟烈家的小少爷一样,是个好男风的,嫁过去一辈子都不会幸福。

那楚家的大少爷还不错,年轻一辈里也算是年少有为的了,那楚家的长辈也是能够抗事讲道理的人,倒是可以跟那位少家主多接触接触……”

胡月卿哪里还敢想这些事,更何况,她对那楚家的少家主原本也没什么特别的感觉,说要嫁给楚家的小少爷,纯粹是因为见色起意,觉得那楚家的小少爷跟那不成器的烈风相比,实在是长得太俊朗了些……

如今听母亲分析了胡家的局势,哪里还有半点心思在这些虚无的喜欢上面?

一想到姐姐这辈子要孤独终老,而自己可能比姐姐更惨,母亲身体也不好了,万一离自己而去,眼泪就止不住了,滚滚而下,嘤嘤嘤的哭了起来。

胡夫人:“……”

RELATED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