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次这一掌,胡悬根本就没能避开。

他心头大骇,之前明明感觉得到晋苍陵好像还没有对他下死手的,胡悬觉得晋苍陵可能是因为他毕竟是帝荫山的人,至少,也还要留着他的命来询问老祖宗他们的下落。

所以他觉得晋苍陵根本就不可能真的一出手要他的命。

但是这一回,晋苍陵的这一掌根本就没有对他留情,他感觉到了一种可怕的压力直压而下。

胡悬只是险险地把头给侧开了,但是这一掌还是落在了他的左肩膀上,一声很清楚的骨头碎掉的声音传了出来,他自己听得更加清楚。

“啊!”

胡悬一声惨叫,他的左边身子完垮了下去,肩膀都已经不像是肩膀的形状了,看起来就像是被人削掉了整个左肩一样,就连左手臂,现在看起来就像是就一点儿挂着,快要整条掉下来了一样。

可是让人觉得很奇怪的是,他的衣服并没有染上血迹,看起来还是干的。

整个肩膀都垮掉了,怎么可能会没有血迹?

就在所有人都觉得奇怪的时候,胡悬自己已经感觉到风刚那一瞬间的剧痛像是一下子消失了,像是被封住了,瞬间就没有感觉到痛。

不,应该说是瞬间就没有了任何的知觉。

但是这样感觉让他觉得更是恐怖。

空灵气质水瓶座美女柔美朦胧感写真

灵姥已经狡猾地退到很远的地方去,但是这个时候她看到胡悬一直站在那里不动,她就觉得很奇怪,但是胡悬不能不动啊,他得再扛一扛啊,所以她立即就用内力叫了他。

“胡悬,你呆着干什么?打啊!”

胡悬是听到了她的声音,但是他却恐惧得没有办法回答她的话了,因为他低头看向自己的左肩,已经看到了不对劲的地方。

他的衣服上结起了薄冰,本来是柔软的布料,现在上面结起了一层薄薄的冰,变得僵硬起来,然后左肩也有感觉了,这一回的感觉就是冰冷,彻骨的冰冷,可能是冰冷到让他刚才一下子就没有了痛感的。

嚓嚓。

他的身体还在继续结冰,薄冰从左肩到手臂,然后又朝着他的胸口凝结。

“不不不——”

胡悬大概知道是要发生什么事情了,他惊恐地瞪大了眼睛,想要阻止这种凝结。

就在这时,晋苍陵一道指风轻飘飘朝他弹了过来。

“凭你,还想撕碎我家迟迟?”

要不是胡悬刚才说要让那头猛虎撕碎云迟,他可能还没有想过要让他死得这么快,晋苍陵之前的确是想过要留着胡悬,问问当年在他死了之后,帝荫山上发生了什么事情,现在老祖宗他们的下落的。

但是胡悬说了云迟之后,晋苍陵就已经改变了主意,没有想要留下他了。

“砰!”

远远地,灵姥看到了胡悬的身子突然就砰地一下然后炸开了!

她也是骇得脸色都变了。

然后她立即转身就跑。

不行,她应该不是晋苍陵的对手!

“大猫,追她去。”云迟拍了拍那头蓝睛猛虎的头,指向了灵姥狂奔而去的方向

“吼!”

这头猛虎果然听了云迟的命令,竟然真的就猛地一声吼叫,然后就凶猛地朝着灵姥的方向追了过去,它的速度和气势,竟然要比之前还厉害上几分!

这是真被她驯服了?而且那药还能让这猛虎提升吧?

所有人看着云迟的眼神都是震惊。

RELATED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