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7点,“绝艺”vs“雷盟聂政”的比赛如约打响。

中国棋院,在比赛开始前早几分钟,俞彬九段就早早在一台电脑面前坐定,只看他表情的话,仿佛他马上参加的是一场正式比赛一样。

众人自然是理解他的心情,如果说他昨天晚上主动请缨,那还纯属一种好玩心理,是职业棋手看到高棋后的一时手痒。然而等过了今天下午,当大家得知那位“3304”就是刘倡赫以后,俞彬的心情就变得完不一样。

这一切源自于在看完下午3盘棋之后,俞彬好基友常浩说的一句话:

“团长晚上要好好下呀,你想想,这个人既然能赢刘倡赫,那如果你能赢这个“绝艺”的话”

常浩当时的话就说到这,而然他这话的意思俞彬却懂了,其实不仅是俞彬,所有职业棋手都懂常浩这话。

要知道俞九段现在正在备战“lg杯”的决赛,而职业棋手的备战通常包括两个部分,第一部分自然是技术备战,也就是根据自己和对手的技术特点,在赛前做相应的技术准备。

而第二部分那就是心理备战,俗称的“调整状态”是也。

从某种角度说,到了世界大赛决赛这个阶段,棋手的心理备战往往比技术备战更重要。

毕竟水平到了俞彬或者刘倡赫这个层次以后,他们想在短时间内提升自己的技术水平其实很难很难。更何况这次决赛还是五番棋,你能备战我也能备战,你能做技术准备我也能做技术准备,那么在这种情况下,心理备战就显得尤为重要了,谁能在赛前把状态调整得更好,谁就更有可能获得胜利。

而常浩刚才这话,其实就是心理备战的一种。这就是所谓的心理暗示啊。

要知道当职业棋手可是和从事其他行业不一同,当一名职业棋手必备素质是什么?对于这个问题,不同人也许会有不同解答,然而真正的行家会告诉你:当一名职业棋手必备的素质,其实就是敏感。

亭亭玉立白皙少女踮脚张望

由于职业棋手是那种生活在胜负世界里的人,他们的世界除了胜就是负,因此想成为这个行业的佼佼者,那就非要对胜负有足够的敏感不可。

什么“大大咧咧”,“没心没肺”,这些形容词其实是和这个职业绝缘的,如果有人这样来看待一位职业棋手的话,那只能说明这人对职业棋手根本不了解。

即便像老聂那样的,后世经常有人这样形容他,其实那只是大家看到中年后的老聂,或者说那是退出职业一线后的老聂,巅峰时期的老聂,他对棋的敏感绝不亚于世界棋坛任何一个人。

正是因为职业棋手大多敏感,所以棋手这个群体,他们就对“心理暗示”这类东西非常讲究了。只要能理解这点,那就能理解俞九段为何对一盘网棋如此重视。

俞九段在那正襟危坐蓄势待发,而在李襄屏那边,现在却又是另外一番情形了,因为这是这么多盘棋以来,李襄屏首次在赛前就明确知道对手是谁,因此他的准备自然就和之前不一样:

“定庵兄我跟你说,我们即将面临之对手,乃目前国内排名前5之高手也,并且他将于半月之后,与我们下午那对手争夺一项世界围棋赛事之桂冠”

李襄屏把目前世界棋坛的一些基本情况对老施科普完后,又对他说起俞彬九段的棋风特点:

“此人下棋酷爱实地,擅长“先捞后洗”,在国内棋坛享有“小洗衣机”之称谓,不过相比于昨日以及下午那两位对手,此人战斗力偏弱,或者说此人极不喜欢战斗,经常在对弈时下意识的避战,因此针对他此特点,我特意准备一有趣开局,定庵兄需要有随时准备了”

还没等李襄屏说出他的“有趣开局”,老施突然来了一句:

“襄屏小友,何谓小洗衣机?”

“洗衣机就是”李襄屏黑着脸:“定庵兄你别管什么是洗衣机,总之此人行棋敏与实地,擅长渗透和破空,然而却不太擅长用势,我这样说你明白吧?”

老施点点头:“你是说此人乃懒予一般人物,是这样吧?”

懒懒予?李襄屏听了先是一愣,旋即大笑:

“哈哈没错没错,此人正是和那懒予一个棋路。”

两人说的“懒予”那就是中古棋中的“名家”周懒予前辈了。此人行棋轻巧玲珑,敏于实地,并且非常擅长控制局势,算是“控制流”的开山鼻祖。并且在力战为主的中古棋中,周懒予的棋风简直就是一股清流,

他也正是依靠这种在当时显得独树一帜的下法,击败一代棋宗过百龄,在围棋史上留下了著名的“过周十局”。只不过在击败过百龄后,周懒予虽然称雄一时,却并没能成为一代霸主,原因很简单,那就是因为周懒予的棋还有弱点,他的战斗力偏弱,下棋喜欢习惯性避战,因此当其他人熟悉他的棋路后,他被另外一位不太知名的“名家”李元兆“以力破之”。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当李襄屏听到老施提到周懒予以后,他为什么会发笑了,因为他细想一下,发现周懒予和俞彬的棋风好像还真有点相似,。

“既然定庵兄提到懒予前辈,那此局该如何下想必你已经心里有数了吧”

“襄屏小友毋庸多言,时辰已到,赶紧开局吧。”

“啊?这么快就到了?好的好的,开局开局”

可怜的李襄屏依然没来得及说出他的“有趣开局”,比赛时间就已经到了。不过没有关系,他既然说是“开局”嘛,那当然马上就能看到。

按照比赛规则,这盘棋轮到“绝艺”执黑,因为有所准备,因此李襄屏在布局阶段就落子飞快,并且他这盘棋依然是选择了“二连星”开局。

前面10多手棋都非常普通,并没有什么好说的,不过刚刚下到局第20手,李襄屏落下的第21手,就让俞彬的手停下来了。而看到这一手棋,部分棋力不错的观战棋迷也开始议论纷纷:

“咦,这个变化好像是黑棋应该先冲,然后断过之后再扳吧?可黑棋现在竟然”

这位棋迷不敢再说下去了,他不敢说下去的原因,那当然是因为上盘棋的前车之鉴。在上盘棋的时候,“绝艺”就是少做一个交换,然后众人惨遭他的打脸。

而今天这盘棋下到现在,他好像又开始玩这招,并且今天他还不是少交换一步,而是少交换了两步棋,那普通吃瓜群众当然不敢随便开口了。

不仅是普通吃瓜群众,即便是在中国棋院,当刚刚看到“绝艺”落下的这步棋,无论是对局者俞彬,还是其他旁观的国手,在最开始时也没有开口说话,直到两个回合之后,这个局部变化完成,各种议论才纷至沓来。

“哈,大家看大家看,又浪了,这个绝艺又开始浪了”

“呵呵好玩好玩,要我说呀,这个直9干脆改个名算了,叫什么绝艺?他既然这么喜欢浪,那干脆就该名叫不浪不舒服斯基”

“绝艺老大,我现在虽然是你的粉丝了,可是你这样浪下去真的好吗,中间开花30目呀,你竟然就这样让人家中央拔花,并且还是这么早”

李襄屏到底干了什么呢?这最后一位棋迷说到点子上了,在一个由“星位二间高夹”演变出来的变化中,在局才刚刚第26手棋的时候,李襄屏就让人家中央拔花,是围棋中“中央开花30目”的那种拔花。

毫无疑问,这种下法是违背棋理的,至少是违背这年代的棋理。

然而李襄屏却像是对外界反应不知不觉,在完成那个局部变化后,他还饶有兴趣的问了老施一句:

“呵呵定庵兄,你看我为你准备的这个有趣开局如何呀?”

RELATED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