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靠近苏堂芳,那股恶臭就越浓郁,混合着香水的味道实在是一言难尽,我直接两个干呕,差点就吐出来了,连忙给自己设了一个结界,将周围的气味都隔绝开来。

我先观察了一下周围的环境,看起来并没有搏斗的痕迹,苏堂芳只是仰倒在自己的椅子上,仰天张着自己的嘴,舌头却已经被拔掉了,双眼死死地盯着天花板,看起来甚是狰狞。

我皱着眉头,这个死相实在是有点惨。

我心中叹了口气,这毕竟是我们自己的盟友,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居然遭到这种灭顶之灾。

我看着苏堂芳面前的桌子上,还摆放着一份文件,我拿起来,心里想,难道是因为知道了什么不应该知道的事情?

我并没有抱有什么期望,毕竟如果真的有什么重要的讯息,凶手不可能还将它留在这里等人发现。

但是事实总是能够出乎我的意料,这份文件不是别人,正是我和楚思离这段时间正在调查的夏小栀的相关资料。

“这究竟是有人将这份资料寄给了苏堂芳,还是他就是另一个在暗自调查夏小栀的人?”我喃喃道,只感到自己现在的精神都处于崩溃的临界值。

我将这份文件收好,突然想起来,苏堂芳家里有一个照顾他的女人,我记不得这个女人叫什么名字,但是印象中这个女人对苏堂芳很是忠心。

现在这个人呢?

我在整个别墅里搜寻着,但是却再没有找出第二个人或者尸体。

现在我眼前的谜团越来越多了,让我觉得自己如同身处在一片浓雾之中,根本看不清。这种恐惧一直包围着我,因为我永远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有危险突然窜出来,现在是苏堂芳,之后是不是还会有其他人呢?

美丽天使置身花海中唯美写真

我不敢再往下想,只能够回到书房,再看看有没有什么别的线索。

可是当我再次走到书房的时候,却发现书房的门已经关上了。

我浑身的鸡皮疙瘩都已经起来了,刚才我离开书房去别墅里搜寻的时候,并没有关门。

我警惕地握住了门把手,这个屋子里,一定还有别的人。

就在我准备转动门把手的时候,却突然感觉身后有一阵阴风吹过,我猛地转头过去,却什么都没有看到。

正在我再次回过头的时候,门已经打开了。

书房里还是什么都没有,除了苏堂芳的尸体,还是躺在椅子上。

但很快我就发现了不同,苏堂芳的头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偏向了门口这里那双还没有闭上的双眼,死死地盯着我。

我心里一紧,倒是并没有什么害怕的,不过就是装神弄鬼罢了。

我闭上眼睛,以我为中心,一圈金色的光芒从我的身边迅速扩散开来,很快就将整个别墅都包裹其中。

“出来吧,现在你逃不了的。”我将书房的门关上,回到了客厅,一屁股坐在沙发,翘起了二郎腿,“这么有意思吗?大家都是见过不少鬼魂的人了,什么样可怕的死相没有看到过,这一点还影响不了我。”

我冷笑一声,整个屋子里还是十分安静。

“你还想这么继续当缩头乌龟吗?”我的语气中满是不屑。

然而这个人比我想象中更能沉得住气,愣是一点声音都没有发出来,整间屋子里,最终只剩下了我的呼吸声。

“算了,那就看谁更能稳得住了。”我一个响指,周围的结界就开始缓慢往里面收缩。

很快,我就感觉这个结界里该有了动静,很明显有什么东西正在冲击结界。

我立刻赶到那个地方,却什么都没有看到。

“看起来,你应该是可以隐身吧。”我嘴角勾起一抹笑,这种能力我也经常用,所以并没什么好惊奇的。

随着结界再次缩小,现在我们只包括了客厅的范围。

“现身吧,我们聊聊?”我再次进一步缩小了结界,眼前终于出现了一个人,但是我却看不清这个人的面容。

这个人与其说是一个人,不如说是一坨黑糊糊的颜料。

“这究竟是……”我从来没有见过这种东西,但是我隐隐感觉,这应该也和我这段时间经历的东西是有关的,难道又是什么秘术?

那人没有说话,只是看着我,好像是在等待着什么东西。

突然,外面响起了雷声,将客厅里的环境给照亮了。

气氛凝固到了极点,我警惕地看着面前的人,随时都准备发动攻击。

可是一到银光色的电流突然直接劈裂的玻璃,玻璃碎屑四处翻飞,最后又被我的结界给抵挡在外。

可是这些沾上了银光的玻璃却并没有落在地上,而是生生地插在了我的结界上。

我心中一惊,但是结界已经开始碎裂了。

等我再次回过头的时候,面前已经什么人都没有了。

我皱着眉头,现在看起来,这个人还有帮手,难不成是一个组织?可是什么组织能够拥有这样的实力?

雷符我也不是没有用过,但是从来没有遇到过还能这么使用的。

心中的震惊让我一直站在原地,很久都没有回过神来。这顿时间我一直都逼迫自己不去想,但是现在看起来,我已经没有办法处理这些事情了,这种无力感让我很难受。

不论是紫衣,宁茉空,还是黄雅,最近都在提升着,但是我还是在原地,可能很快我就会发现,有些事情我已经处理不了了。

心情低落到了极点,我离开了苏堂芳的别墅,却并没有急着回家,而是重新回到了墓门。

“你觉得,马一鸣的话可信吗?”隔着门,我听到李文正的声音。

“我不清楚,但是刚才他好像真的什么都不知情。”梁子的声音响起,“不过李龙头,你的肉身现在的情况,确实比总龙头来之前要好很多。”

我轻咳一声,打断了两人的谈话。

看到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在了门口的我,李文正和梁子脸上很明显露出了尴尬的神情。

“苏堂芳死了。”

RELATED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