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精彩免费!

没有马车,段长宇牵了自己的马过来,将宝儿扶上马背:“宝儿姑娘坐稳了,揪着它的鬃毛就可,我在前面牵着它,这马儿会走的更稳一点。”

宝儿转过身,对着楚云瑶挥了挥手,骑在马背上,跟着段长宇离开了。

宝儿心里很清楚,她这次离开,意味着什么,选择了任何一方,都能失去人生里无法割舍掉的一部分。

选择了小姐,她这辈子就放弃了世俗中的圆满和快乐,一辈子不嫁人不生子,永远陪伴在小姐的身边,成为小姐这辈子永远的依靠和后盾。

选择了面前这个可靠的男人,她就需要将心底最深处的那个人从生命里剥离开,一生一世奉献给这个男人,替他生儿育女,替他操持后方,保重自己,在这乱世中努力谋得一份安稳,她再也不能像从前一样,心无旁骛的跟在小姐身边,福祸相依。

道路短且长,段长宇时不时的回头看一眼坐在马背上的宝儿,多希望回望月阁的路再漫长一些,用一辈子走下去。

……

楚云瑶看着两人离开的背影,摇了摇头:“这段长宇,确实是个老实忠厚的男人,我们都只给他一匹马了,他竟然也不趁机抱着宝儿一起坐上去。

从郊外到城里,靠两条腿走下去大概要走半日吧?”

墨凌渊垂眸看着她:“尊重宝儿只是一部分,怎么就知道,长宇不是想要跟宝儿姑娘单独多待一会,才选择慢慢走回云来阁的呢?”

楚云瑶:“听着似乎也有些道理。”

慵懒清纯女生微微一笑温暖写真

楚云瑶抬眸看向墨凌渊:“如果是段长宇,会怎么做?”

“我不会喜欢宝儿。”墨凌渊避而不答。

楚云瑶双眸晶亮,“如果我是宝儿呢?”

“我不会让任何男人对有可乘之机,先娶回家再说……”墨凌渊意味深长的凝着她。

楚云瑶翻了个白眼:“说的好像一开始娶我是因为喜欢我一样。”

墨凌渊不置可否,坦坦荡荡的回:“就算我一开始娶的初衷不是喜欢,只要最终的结局是一样的,就不枉此生。”

一段感情的最初都是毫无预兆,而一段感情的结果一定是蓄谋已久。

楚云瑶嚷嚷起来:“谁给的自信,结局我就一定会跟在一起?要是有半点对不起我,我依然要跟和离的……”

墨凌渊捂住她的嘴,拿了件披风裹在她身上,将她揽在怀里,推着往外走:“不吉利的话不要说,云四云五白日出去,晚上才回来,段长宇和宝儿也离开这里的,整个庄子只剩下我们两人,午饭还没有着落呢。

我带去钓鱼吧,钓回来一碗红烧一碗熬汤,再去菜地里拔几颗白萝卜回来。”

楚云瑶抬头看着暗沉沉的天,在冷风中缩着脖子,“这天色,好似要下雪了,我怕冷,不想出去。”

“地窖里有红薯,挖一点出来我烤给吃,待会就躲在背风的地方,不会冷的。”墨凌渊脱了自己的披风,又将她裹了一层,提着鱼篓和鱼竿,半推半抱的带着她出门了。

RELATED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