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已经挤进疯狂的楚思离,我们几个人站在一旁莫大的不知道该如何是好,过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大家赶紧跟随着楚思离的动作一起挖掘起了面前的这个坑洞。

“你会不会是看错了,你师傅可是和凤先生一起下的水,现在凤先生死了,你师傅估计十有**也出事了,我估计你也是看花眼了,你师傅是绝对不可能出现在这儿的。”谭金一边帮楚思离挖着坑洞,嘴里一边否认道。

当时的情况我们可都了解。

凤先生带着一些人下了湖,可最后凤先生死在了湖里面,楚思离的师傅去向不明,难不成在坑洞里呆着的那个人真的是楚思离的师傅,可我们仍然不相信这一点。

如果楚思离的师傅还活着,那在水里面按道理来说,他和凤先生一起联手的话,还是足以应对湖里面的龙鬼的。

可惜事情已经发生了。

我们忙活着手里的事情,已经顾不得手上的泥土了,也顾不得在这个地方还有一只恶鬼停留,很快便将坑洞挖开。

里面的人呈现在了我们的面前。

那个人静静的躺在坑洞当中,身上甚至还盖着两张早已破败的衣服。

虽然他人有些狼狈,但凭借着他的外貌轮廓,还是能够清晰的认出面前的这个人,确实就是楚思离的师傅。

“我靠,今天还真是幸运啊,没想到在这种地方找到了老楚的师傅。”谭金也没想到面前的这个人竟然会是楚思离的师傅。

恐怕我们在座的所有人都不会想到这一点。

清纯美女户外伤感唯美写真

当听到楚思离谈论起这件事情的时候,我们还以为是楚思离看花了眼,或者是太想师傅,所以看错了,却没想到在这底下埋着的,竟然真的就是楚思离的师傅,因为我们之前和他师傅见过面,虽然不是很熟悉,但凭借着大致的外观轮廓还是能够依稀的记起这个人的身份。

底下的道长突然抬起了头。

“师傅!”

楚思离有些激动的对着躺在坑洞当中已经睡着的薛道长说道。

“一鸣,你看看这真的是薛道长吗?”谭金有些不确定的对着我问道。

我摇了摇头说道:“看上去确实是薛道长,但是时隔这么久,为什么薛道长会出现在这片乱葬岗?毕竟薛道长可是和凤先生一起下的湖,凤先生死在了水里,薛道长却安然无恙的出现在了这里,而且是时隔几年之久!”

这里面实在有太多的问题了。

凤先生死后,跟随他一起下湖的薛道长便消失了,这些年我们也有委托章锋帮我们查一下薛道长的行踪,看看能不能够找到他的下落,但是这件事情始终是无功而返。

现在却找到了。

恐怕最高兴的就是楚思离。

他可是薛道长拉扯大的,宣道长的史给楚思离带来了很大的打击,现在看到他师傅没死,按道理来说这小子应该很激动。

“师傅?”

楚思离晃了晃薛道长的身子。

令人意外的是躺在坑洞当中被我们抬出来的薛道长竟然睁开了眼睛,这就更让楚思离激动了,看到自己师傅没事,恐怕是最高兴的一件事情。

“师傅,你老人家总算是醒了,现在赶紧跟我一起回去吧,这几年发生了太多的事情,我还以为你和凤先生一样死在了湖里,没想到您竟然还活着。”楚思离激动地说道。

“你是谁啊?”

令人意外的是,薛道长此时竟然不认得楚思离的模样了。

而且行为举止也有些怪异。

看到他那副疯疯癫癫的样子,我们几个人诧异无比。

道行如此高深的薛道长竟然在这上面栽了跟头,虽然我们早就已经有预感,甚至在心里已经把薛道长归为和凤先生一起死在湖里的人,但这一次薛道长活了下来却变成了这副模样实在是让我们有些意外,我原本还想从他嘴里了解有关那一天在湖里面所发生的事情,看来是没希望了。

“我看你师傅估计是疯了,要不然你先带着你师傅到我店铺里,咱们几个人再商议一下,接下来该怎么做才行。”我为难的看着楚思离。

这件事情还是再商榷一下最好。

楚思离的师傅突然变成了这副疯疯癫癫的样子,很有可能和湖有关,还不如先将他带到店铺里面了解一番。

楚思离点了点头。

我们三个人是开车来的,我们县将楚思离的师傅抬了上去,不知道为什么,总感觉到薛道长似乎有些不对劲。

除了不认识楚思离和我们之外,他的行为举止表现的极为怪异,那副样子看上去就像是一个疯疯癫癫的老头。

很难想象这是灵云观的道长。

虽然薛道长的脾气秉性有些怪异,但对楚思离非常好,可以说楚思离就是他一手拉扯大的,在这个时候看到薛道长变成这副模样,恐怕楚思离的心情一定不会好受。

但好在薛道长还是活着的。

“这件事情要不要告诉章锋?”老霍在一旁扭头问道。

恶鬼的事情我们没有解决,却阴差阳错的将薛道长找到了。

这件事情若是被其他人了解到的话,恐怕他们也想要将薛道长把握在手中,毕竟能够从薛道长的嘴里询问到那一天有关洞庭湖的事情。

“等一些时候吧,现在看到薛道长的状态似乎有些不好,还是把它安排在咱们店铺里面休养几天再说。”我叹了口气。

薛道长疯疯癫癫的,嘴里也不知道在念叨着什么东西。

在乱葬岗呆了这么长时间身上也沾染了一些泥土,那副样子看上去就像是路边乞讨的叫花子一样,很难想象这是之前我们就见过的楚思离的师傅,薛道长。

我们也不知道楚思离的师傅到底是怎么活下来的,要真是一直呆在乱葬岗的话,那这件事情还真是有够让人疑惑的,实在是不清楚楚思离的师傅到底经历了什么样的事情。

看他这副疯疯癫癫的模样,恐怕一时半会儿也从他嘴里了解不到任何有用的消息,只能静观其变,等些时候再问。

RELATED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