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终于来到2003年的7月,又长胖一圈的李襄屏终于需要活动活动了,他需要去日本参加本年度“富士通杯”的半决赛。

这次的半决赛,被主办方安排在日本中部城市名古屋,因此早在比赛的前3天,李襄屏就接到国家围棋队队长邵伟刚的电话,通知李襄屏先到申城,他会在申城等待李襄屏的到来,因为申城有直飞名古屋的航班,等大家在申城汇合后,就直接飞往日本参赛。

比赛前2天,等李襄屏抵达申城之后,却发现不止只有邵伟刚一人在等他,还有王易五段和张大记者,大家已经有些日子没见了,因此见面之后非常亲热,就在候机的时候热烈聊了起来。

“襄屏,你那个专题文章写得怎么样了呀?”

由于那个“我想这样下”系列将从这个月开始在杂志上连载,因此见面之后,张大记者首先就是关心这件事了。

李襄屏对他比划一个“一切ok”的手势,然后告诉他大可放心,根据现在的存稿来看,保障今年下半年的连载已经不存在任何问题。

其他两位还不知道这事,于是连忙追问什么情况,张大记者顺口解释一遍,告诉他们李襄屏要在杂志上开专栏的事情。

两位听过之后自然是纷纷叫好,这其中尤其是王易五段,他一边夸张的说李襄屏这是准备“开宗立派”云云,一边又并表示等专栏开通以后,他一定要认真拜读每一期,也好让他那样的臭棋篓子也接受接受“最先进围棋思想”的熏陶。

就在这样的闲聊中,登机的时刻到了,飞机大概在中午1点左右起飞,抵达名古屋已经是下午4点多了。用最快的速度入关,一出海关大门,就有个咨询台,并且李襄屏还注意到,这个咨询台竟然还是中文工作人员。

只不过大家用不着这个咨询台,因为就在李襄屏看到这个咨询台的时候,王易五段已经和赛事主办方的人联系上了。

很快就有人前来接机,足足有好几个人,当王易和他们接洽时,李襄屏对其他几位倒没留意,就是多看了为首那位几眼。

嗯,如果李襄屏没记错的话,这位应该是日本老将山城宏九段吧。

天台清纯死库水美女

而李襄屏之所以能很快想起这位,那是因为这里是名古屋,而山城九段恰恰就是本地人,当年的“中部小钻石”那也算是小有名气了。

作为日本第3大城市,因此名古屋也算是日本围棋版图除东京大阪之外的第3大重镇了,李襄屏依稀记得,日本棋院在这个地方设有一个“名古屋本部”,由于这里处于东京和大阪之间,因此也被日本人习惯性称为“中部本部”。

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时候,“名古屋本部”举办过一个“王冠战”,这是一个区域性赛事,其性质大致相当于咱们国家的“西南杯”,当年的“中部小钻石”在这个比赛中牛逼了,几乎有超过一半的“王冠战”头衔都落入他一个人之手。

只是非常可惜,山城宏九段的成就好像也仅限于此,作为“黄金交椅”的常客,多次登上七番挑战舞台,甚至在中国都拥有不小名气的山城九段,他竟然没拿过一次日本传统7大头衔战的冠军,最高成就也就是那个区区“王冠战”,这实在是一件令人费解之怪事,“世上最悲剧棋手”名副其实。

“襄屏,走了,在那发什么愣呢?”

“哦,好的好的。”

等入住主办方安排好的下榻酒店之后,王易却过来通知现在还不能休息,需要去看看赛场。

“看赛场,比赛不在这酒店进行?”

“不是,主办方说比赛地点在什么名古屋城,让我们提前去参观参观。”

“啊?名古屋城呀,那是要去看看,对了,现在日本还有本能寺吗,干嘛不安排在本能寺下呀”

作为历史上是日本战国文化的重要发祥地,那“名古屋城”还是很有一定名气的,因为那里过去曾是尾张德川的城下町,嗯,也就是日本人常常吹嘘的他们所谓“战国三杰”织田信长,丰臣秀吉,德川家康几个人的老巢。这几位其实都是出身于以名古屋市为中心的日本爱知县内。

而李襄屏刚才提到的“本能寺”,那就和围棋有点渊源了,日本织田信长是一个超级棋迷,他在“本能寺之变”被人干掉之前,正好在看别人下棋,而那盘棋又正好下出了一个三劫循环。

于是就这样,迷信的日本人就让“三劫循环”背锅了,从那以后,日本就有了“下出三劫循环不祥”的说法。

在日本工作人员的带领下,李襄屏和王易等人来到第二天的比赛地点“名古屋城”。

名古屋城位于名古屋市的中央,而最中央的中央,那当然就是日本最著名的传统建筑“天守阁”—–

在李襄屏穿越之前,当他家老头子让他打理自家那间仿古建筑公司的时候,李襄屏本来就有计划来考察考察这栋建筑的,只可惜还未成行他就已经穿越了。因此现在也算是小小弥补一下上辈子的遗憾了。

只可惜看过之后,李襄屏却有点小小的失望,原因无它,因为现在的天守阁是现代重建的,原建筑在日本45年受空袭时候大部分都被烧毁。

要说重建就重建吧,可日本人在战后重建天守阁时,竟然从地下一层到地上七层都改为钢筋混凝土结构。

嗯,虽然说这栋建筑屋脊上的金色兽头瓦还是很有点特色,但这也就唬唬外行人而已,哪怕李襄屏这种半吊子建筑行家,他看上几眼之后也就兴趣缺缺。

在看赛场时候,李襄屏倒也遇到了其他几位参赛者,从韩国的李世石,到日本的张栩依田纪基,都让他给碰到了。

其他人倒没什么,让李襄屏印象最深的那还是依田,原因无它,因为这家伙今天来的时候,竟然穿了一身很正式的和服。

李襄屏看过之后心里暗笑,心说依田老虎呀依田老虎,这比赛还没开始呢,你就弄那么严肃干什么,你以为你弄得这么庄重,你就弄得过喜欢玩僵尸流的小李了吗。

看过赛场之后李襄屏就不想其他的了,他集中精神开始准备第二天的比赛。

请假条

对不起,此章节为空或属于防盗章,系统正在不断尝试获取中,并且自动修复,标识:

RELATED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