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战北霆过来的时候,黎夏一家刚吃完午饭。

小宝隔着电话听说帅哥就在楼下,活蹦乱跳地要下楼去帮妈咪拿东西,还美其名曰饭后运动,有利于消化。

小区临近拆迁,治安比较混乱,黎夏不放心,跟着小宝一起下了楼。

没想到,一出楼口就看到战北霆那辆风格彪悍的路虎车头大灯被撞了个粉碎。

黎夏不受控制地想起暗杀战北霆的人,她连忙跑过去,正巧战北霆推开车门走出来。

“帅哥!”

迎着奶声奶气的呼唤,战北霆走过来,矮身将小宝抱起来,深沉的眸光落在黎夏脸上,“跑什么?”

黎夏上下打量着他,看他毫发无伤的,这才指了指碎的没了样子的车灯,“那是怎么回事啊?”

战北霆顺着她手指的方向回头看了一眼,没当回事地说道,“进小区的时候不小心撞到路灯上。”

小区门前的路是很窄,拐弯的角度也比较死,第一次开车进来的确很容易撞上,可战北霆车技很好,也来过不止一次,没道理发生这样的失误。

黎夏心里犯嘀咕的时候,只听小宝一副嗔怪的口吻,“帅哥,不会是疲劳驾驶了吧?看这黑眼圈,好重……”

肤若凝脂居家少女闺房写真

黎夏抬眸看过去,没看见什么黑眼圈,倒是觉得男人眉眼间确实带着浓重的倦色。

正想催他早点回去休息,小宝又自作主张地邀请道,“帅哥,上楼睡一会儿吧,不然开车走了,万一撞上别的东西怎么办?”

小宝说这话时,战北霆已经把档案袋递了过来,黎夏以为他还有事要走,连忙把东西接过来。

战北霆空出手来,索性两只手交叠托住小宝的屁股,等黎夏抬眸看过来的时候,沉声问道,“方便吗?”

黎夏微怔。

倒是小宝率先反应过来,“方便!方便!我跟妈咪都不睡午觉的!”

黎夏紧跟着明白过来他是什么意思,看看战北霆疲惫的神色,再看看那碎成渣的灯,只好点点头。

五分钟后,战北霆已经躺在了黎夏卧室的床上,腰间搭着一条汪汪队立大功图案的小毛毯,小鬼说他自己一直没舍得用,今天专门拿出来给他的。

黎夏情绪依旧不高,帮他调好空调的温度,就拿着卷宗把小鬼带了出去。

陈旧的房门吱呀一声关起来,战北霆看了房门一会儿,听着母子两个说话声音越来越远,他拿出手机给陆少云发了条短信。

“有人在我车里动了手脚,刹车出现短暂失灵,去查查怎么回事。”

车头撞上路灯杆不是因为转弯不好转,也不是因为战北霆疲劳驾驶。

他准备转弯减速的时候,发现刹车感觉不太对,踩到底了车也没停下,为了避免撞上行人,他只能自己掌握方向盘,撞上最没什么危险的路灯,强迫车停下来。

停下来之后重新发动,刹车功能又恢复了正常,然而正是因为这样,才引起了战北霆的怀疑。

有人想让他死,而且要死得看起来像是意外。

做出这些小动作的,八成还是李子君背后的人。

听唐家两兄弟说,李子君近期都泡在公司,没什么可疑的动作,难道是藏在暗处的人又找了其他帮手?

战北霆望着窗外湛蓝的天空,眸色愈加讳莫幽深……

**

小宝担心自己看电视会影响帅哥休息,特别识趣地跑到了隔壁王奶奶家去看她家新添的小孙女。

黎夏拿着战北霆送来的卷宗,却是怎么都看不进去。

她满脑子都是黎恒达在警局说过的那些话。

这么多年以来,她只以为她妈妈不喜欢她,所以生下她就离开了京都,把她丢给爸爸一个人抚养。

她也庆幸,虽然被妈妈抛弃,好在爸爸把她当成小公主一样捧在手心里呵护着,日复一日地逐渐弥补了母爱的缺席。

可今天黎恒达所说的话让她备受冲击。

哪怕看得出黎恒达说这话时神色不像有假,她也听过赵美婷说过类似的话,但是她打心眼里不愿意承认那是真的。

爸爸那么疼她,她怎么会不是亲生的呢?

黎夏这么想着,人已经走到了小姨书房门口。

等她回过神来,手指已经在门板上轻轻敲了几下。

说到底,她还是想知道一个确切的答案,所以小姨让她进去时,她没再有任何犹豫。

“夏夏,怎么了?”吃饭前就看出她心不在焉的,只是碍于小宝在场,许嘉艺忍着没问,直到此时才关切地看着她,“是不是心里还在想前天那件事……”

她自己也是个女人,那种事光是想想就足够让人后怕的。

然而黎夏朝她摇了摇头,盘腿坐在她对面的椅子上,神色恹恹地问道,“小姨,我爸妈结婚的时候,在场吗?”

这个问题让许嘉艺一阵惊讶。

这孩子生下来就被妈妈抛弃,从小到大这么多年,几乎从不主动问起父母那一辈的事。

今天这是怎么了?

“怎么突然问起这个了?”

黎夏也不瞒她,如实说道,“我今天上午去警局见过黎恒达了,他说我爸妈结婚以前,妈妈就已经怀了孕,说我……说我不是我爸的亲生女儿……”

说到最后,她的声音带着一点隐忍的轻颤。

许嘉艺瞳眸放大,无论如何没想到黎恒达会捅出这件事来,她震惊地半晌没有说话。

看到小姨的反应,黎夏已经猜到了答案。

她无力地垂下头,想不明白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

二十二年的人生仿佛变成了一场巨大的谎言。

相依为命的爸爸跟她并没有血缘关系,而唯一跟她有血缘关系的人,却在她出生不久,就离开了她,甚至当年回国跟爸爸办理离婚手续的那次,连半分目光都不肯给她。

许嘉艺见她不再追问,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连忙上前抱住她,“夏夏,别胡思乱想,爸爸他可是真的疼啊,就算不是亲生的,他也真的是拿当亲生女儿在养,这些应该能感觉得到,是不是?”

黎夏顺从地被她抱着,在她怀里摇了摇头,“我知道爸爸很疼我,我只是不懂,她怎么能生下我却把我丢给毫无血缘关系的人去抚养呢?这么多年不闻不问,既然不喜欢我,又为什么把我生下来……”

她觉得难过,不是因为在爸爸身边受了委屈,而是回想起过去,爸爸一边作画一边还要亲自照顾她的那些日子,她替爸爸觉得委屈而已。

她有了小宝之后就深深地体会到,养孩子这件事有多么不容易。

她不是爸爸亲生的,他本不该受她的拖累。

许嘉艺没有回答黎夏的问题,因为她知道许嘉茵离开的真相对黎夏而言无异于更加残酷的伤害。

或许有生之年,许嘉茵会后悔当初的决定。

她此时的沉默,算是给姐姐留一条后路,给她们母女团圆留一个机会。

只是,此时的许嘉艺还不知道,她出自善意的沉默,几乎将黎夏推入深不见底的幽渊……

RELATED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