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府。

许仙今天没去药铺学习,而是就在府中和自家娘子你侬我侬,过得好不舒服。

大有你的过去我来不及参与,你的未来我奉陪到底。

连小青和白福等五鬼都看不下去了,纷纷溜走,生怕被许仙与白素贞的腻歪恶心到。

免得被撒狗粮。

对此白素贞与许仙毫不察觉,丝毫不知道他们的恩爱让别人感到不舒服了。

“官人,今后我们家也算是有钱了,你就不要出去再吃苦了。”白素贞说道。

她好心疼。

自成亲之后,她一心都扑在了许仙身上。

她很在乎许仙。

所以她觉得有钱后就不需要去找钱了。

反正她们会法术,赚钱起来也容易,也轻松至极。

小美女淡定下水甜美愉悦图片

“娘子,此言差矣!”许仙突然说道“自古有言学得文与武,卖与帝王家。我许汉文虽然文不成武不就,但曾经有一个高人给我提议——做一个大夫,救死扶伤,心怀苍生,成为一个有用有一技之长的人。”

白素贞闻言一愣,旋即不由莞尔一笑,“对对对,我家官人说的都对,你想当个救死扶伤的大夫,那我就默默地支持你!”

她无论如何都是站在许仙这边的。

“娘子,谢谢你。”许仙道“此生我许汉文能遇见你,当真是天大的福缘,我三生有幸,我许汉文必定会好好待娘子你,绝不辜负你。”

白素贞听闻后自然是高兴不已,虽然许仙说的不是什么海誓山盟,也不是什么多么温馨的甜言蜜语,但白素贞听了后就是觉得心里舒服。

她也笑意满满地道“官人,能与你在一起共享夫妻一体的生活,我……我也觉得很美好,往后余生,我愿和官人你一起度过。”

“娘子……”

“官人……”

顿时又你侬我侬起来,相互地看着,那种情意绵绵的样子,如果有外人在的话,实在是叫人有些莫名之味。

不过四周都没人,所以很安静。

不过这个时候。

“砰砰砰!”

突然一阵敲门之声响起,而且很急凑,还很凌乱。

许仙和白素贞之间的腻歪顿时被人打断了,心里多少还是有些不爽的。

不过许仙还是过去把门打开了,“你们来做什么?”

一群捕快突然闯了进来,许仙虽然不认识,但自家姐夫可是捕头,想来也是和这些人比较熟悉的。

可这般粗暴地上门来,让他有些不爽。

心情也有些凌乱郁闷。

“许仙,你的事情发了,跟我们走一趟吧。”

“县令大人有令特来抓你许仙去县衙审问,看在李捕头的面子上,你还是跟我们一起走吧。”

“别让我们动粗,我们兄弟也是奉命行事,大家也只是为了混一口饭吃而已。”

“……”

这些捕快们突如其来的话语让许仙有些发懵,整个人都不由自主地愣了愣。

心道“县令大人要抓我许汉文去审问?可是我并不知道自己犯什么罪了啊。”

想及此,许仙便问道“几位大哥,不知……不知在下所犯何罪,竟然要你们亲自跑一趟?”

好歹看在李公甫的面子上,那几个捕快便相互对视了几眼,道

“许仙,你盗走库银一案已经被发现了,经查此事和你有着脱不开的干系,所以县令大人才命我等带你去审问。”

“你也不要怪罪我们,毕竟你盗取库银一案关系重大,这一次即便是李捕头怕是也不能为你求情了。”

“唉,看你许仙还一副白净书生模样,原本看来李捕头的面子上,我们还以为你是个老实本分的人,谁知道你竟然……”

涌进来的捕头们都叹息不已,只觉得像许仙这样的人去盗了库银,未免有些太可惜了。

毕竟许仙还那么年轻,还读过书,还有一个漂亮的媳妇。

现在东窗事发后,这一切幸福美满的生活都成了虚无,都成为过去式了。

许仙“……”

我犯什么事了?

他一脸蒙圈,整个人都愣呆了,道“各位大哥,这……你们是不是搞错了,我……我怎么可能会和库银被盗一案有关?”

怎么可能是他许仙。

他都不知道。

“许仙,你也不要觉得有人陷害你,或者是冤枉你,实际上没有证据也不可能来带你。”

“走吧,多余的话和解释你就留着去给县令大人解释吧,和我们解释了也没用,我们也只是奉命行事而已。”

“许汉文,快点跟我们走吧,县令大人和李捕头都在县衙等你呢。”

“……”

许仙听完这些捕快的话后,整个人都不好了。

而一旁的白素贞听完这些捕快的话后却是浑身微微一颤,“怎么会这样,小青盗的怎么会是库银,还牵扯到官人了,这下可如何是好?”

她虽然能动用法力法术,但此刻却不能用,凡间毕竟有凡间的规矩。

“官人,你先跟他们去吧,我会想办法救你的。”白素贞一脸自责地道。

她本以为有钱了。

本以为从此以后就可以和自家官人腻歪,你侬我侬,过上幸福美满的生活。

但是现在嘛……

她突然发现自己是以好心办了坏事,自己居然没有检查银子,居然没有想清楚小青弄来的银子可能存在问题。

嘶……

“都是我的错,这一切都是我的错,如果我没有叫小青和五鬼它们去运财,也就不会有现在这些事发生。”

白素贞极为自责,许仙之所以被带走,都是因为他之故,否则是不会存在这种问题的。

“官人,我……我对不起你,我发誓一定会救你出来。”

虽然极为自责,但白素贞还是立马回过神来,她很清楚现在自己要做什么。

必须把许仙救出来。

否则她家官人就白背黑锅了,替她和小青背的黑锅。

一路上。

许仙其实都有点发懵,整个人都是昏昏沉沉的,他甚至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怎么可能?”许仙不停地碎碎念道“我许仙从来就没有去过县衙库房,怎么可能盗走库银啊,这一定是搞错了。

对了,我得去找姐夫,让他帮我说说情,我一定是冤枉的。”

有没有盗过库银别人不知道,他自己还能不知道么。

怎么会是自己。

那些捕快也不与他多说什么话了,反正对于他们来说带许仙去县衙只是个任务。

县衙。

县令大人高坐于高堂之上,下方的李公甫一脸苦涩,到现在为止,他都不明白这件事为什么会查到自家小舅子许仙的头上。

突然。

“对了,那天去江府的时候,那姓江的家伙说过,这件事可能会牵扯到身边的亲人,难道就是这个吗?”

李公甫突然有点懂了。

原来如此!

而许仙,则做梦都没想到自己居然是那盗取库银的凶手。

RELATED ARTICLES